温州
【专题】坐着高铁看中国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文化楠溪   ->   书画摄影   ->  正文
"乌桕经霜满树红"的意境哪去了?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2-17 23:44:52 作者:胡艺罗 字体:

  李渔《闲情偶寄》里说“枫之丹,桕之赤,皆为秋色之最浓”;徐定超诗云:“乌桕经霜满树红"。诗中均说到的“乌桕”,曾在楠溪江随处可见,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它形态优美,色彩斑斓,全身可用价值高。

  如今乌桕树已在楠溪江很少见,南垟村的一棵网红乌桕树,成了摄影人里的“心头好”。摄影人黄中文每年秋天到,如果去楠溪江拍摄,总会为乌桕树叨唠几句,田野里的越来越少了。徐定超的"乌桕经霜满树红"哪儿去了?满树红后满枝白果果哪去了?楠溪江真的会丢弃那野性的热烈红吗?

  一句句灵魂发问,让人不禁问,“乌桕树”它到底经历了什么?

  全身都是宝

  乌桕树,又名“桕子树”,曾在楠溪江各个村落随处可见。

  据闻,春来乌桕绿油,光秃秃的树枝开始冒出细芽,附着在树干上,叶柄灵秀,枝繁叶茂,葳蕤簇拥,一派葱郁。

  初夏,乌桕便开花了,乌桕树开花甚是壮观。最美深秋时,乌桕树的叶子慢慢地呈现出不同的颜色,绿成黄,黄变红,红再至紫红。你能在一棵树上,看到各种颜色,特别的绚烂。

  而到了初冬,乌桕历经了风霜雨雪,叶子掉落,便露出雪白的乌桕籽,一簇簇的乌桕籽在冬日的暖阳照耀下格外艳。

  在过去农村,乌桕是重要的经济作物,不得随意砍伐。因其种子外披一层蜡皮可榨取桕脂(皮油),供制肥皂等;种仁榨取的油称“清油”或“梓油”,供油漆、油墨等用,适于涂料,可涂油纸、油伞等。

  此外,乌桕树结下的种子也曾短暂地被作为食用油。南垟村一位80多岁的金可仕老人告诉记者,“过去做麦摊镬,就是用一点的‘皮油’来润锅的。但实际上,乌桕树并不适宜吃,吃多了会头疼。”

  我县摄影人李昌贤老师对乌桕树有着特别深的情节。在他的记忆中,老家榴湾村房前屋后、梯田边上,都是乌桕树。因乌桕树为经济作物,属于生产大队所有。待生产大队收集后,拿到炼油厂制油。而从树上掉落的,村民可以捡走。当时种仁榨取的清油,常被用作灯油。

  “1953年,我上初一。那年物资仍旧匮乏,学校有晚自修,学生需要自备灯油。于是我和同桌约定好,每人分别带一周来用。”李昌贤老师回忆说,一般这样的清油,都带上两个灯芯,用来照明。有时候会因为多用一根灯芯,更费灯油,两人因此红过脸。不过,到了第二年,村里就开始用煤油灯,到了第三年学校就用上了电灯。

  乌桕树的“绝迹”

  上世纪60年代左右,永嘉不少村民开始陆续外出弹棉花谋生,其中必备器具之一磨盘(棉胎制作好后,用木制圆盘压磨,使之平贴,坚实、牢固)就是由乌桕树所制。

  “乌桕树木材坚硬,不翘不裂,纹理细致,特别适做磨盘。”摄影人谢文东就曾弹过棉花,他回忆说,那时候两人合抱的粗干乌桕树,从60年代就开始被砍伐,一大节段乌桕树盘,成了磨盘。“当时平阳、瑞安一带的弹棉郎也常到永嘉收购,每年都有大量的磨盘产出。”直至90年代,弹花机的出现,让弹棉花实现了规模化生产,弯弓、磨盘、弹花锤等弹棉花器械开始淡出弹花匠的视线。

  随着社会水平不断发展,乌桕树的价值渐渐地被取代。南垟村的退休老师金文南老人回忆说,由于乌桕枝叶繁茂又建在田野边,房屋前后,对农收、房屋安全都存在一定的隐患。约到了80年代,村里的乌桕树也开始被砍伐。而到了90年代后,瓯北、沙头等地鞋厂作坊兴起,需要大量的鞋楦头,乌桕树被砍光做了鞋楦,楠溪江流域乌桕树几乎绝迹了。

  唯一的网红乌桕树

  90年初,一批摄影爱好者李昌贤、谢文东、黄中文等早早关注到了乌桕树,同时也意识到每一年树量在不断地减少。“以前枫林孤山、徐家湾,鹤盛的上日川村、岩头下日川村,都是有极美的乌桕树。”谢文东介绍说,乌桕‘长相’比枫树还要好看一些,上大下小,形态优美,色彩斑斓。

  李昌贤老师认为,乌桕最美的时候,是在秋收冬种时期。秋收以后,一棵乌桕孤立在田园,桕叶红透、艳丽。树上堆着稻草,形似草球;亦或挂着番薯藤、玉米藤,充满着生活气息。夕阳西照,山峦起伏,隐约可见,真所谓秋光峦影,风光无限。

  如今,南垟村至今保留着的乌桕树,成了网红点。

  “乌桕树在村里哪个位置?”记者询问当地村民,村民一脸迷茫。“是裙子树(温州方言)?”听着记者不太准确的发音,另一个站在旁边的大婶倒是听出了记者的来意,忙指着村西的位置,告诉记者那一棵通红的树,便是乌桕。

  从两三年前开始,村里就发现乌桕树成了网红树。每年初冬吸引温州乃至金华、台州等周边地区的广大摄影爱好者和游客来此处观赏、采风。最早发现的摄影人之一是谢文东,偶然田间相遇,十年间,他都会在特地时节,过来采风。

  村民金文南告诉记者,“到了深秋季节,每一次摄影人来拍摄,都会要求村里养牛户,当模特。每一趟会支付100元。村里养牛户去年一年就是挣了三千块钱,满眼羡慕。

  乌桕树能否重回人们视线

  随着楠溪江文旅建设的推进和美丽乡村的打造,那么在这些摄影人心中如此有魅力的乌桕树,是否有重回人们视线的必要?记者也采访到了几个不同的声音。

  李昌贤老师认为楠溪江原貌很难再现,在过去,乌桕大多是野性生长,散落于各处,恐难恢复。且乌桕树生长期较长,也可以选用其他树木替代。

  谢文东、黄中文则十分期待恢复栽种。黄中文表示,深秋初冬季节,楠溪江颜色较为单一,若能加入乌桕的野性美,无疑为永嘉田园风光增色不少。

  而谢文东则认为,乌桕树在永嘉还存有不少,大多藏身在山间,难以拍摄。如果可以移植现有乌桕树,打造一个网红“乌桕村”,必定能成为又一个楠溪旅游观光点。

  除了摄影人关注,在永嘉也有不少人士关注到了乌桕树。胡益浩、叶燕群政协委员在今年的两会中提出了《关于楠溪江流域乌桕树保护和复栽的建议》。对此,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表示,近几年,随着全域旅游理念的深入,楠溪江作为全国唯一以山水田园风光著称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而乌桕作为田园风光的重要风景线也得到了大家的重视。

  我县将启动楠溪江流域滩林修复工程,其中,专门在枫林镇湖西村划出一块52亩的滩林,投资60余万元栽植地径8cm乌桕2340株,既提升了景观,又丰富了旅游产品。后续,将通过开展义务植树活动、赠苗造林活动等形式发动楠溪江流域干部、群众种植乌桕等彩叶树种,助力楠溪江全域旅游,为其添彩。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