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专题】心连心 爱香港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文化楠溪   ->   永嘉非遗   ->  正文
高看一眼,厚爱一分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7-19 14:59:04 作者: 字体:

  2019年7月16日至7月18日,第七届永嘉乱弹文化节在碧莲镇应界坑开演。对村民来说这比过年还要热闹的喜事,是他们一年一度的盛事。

  对于喜爱乱弹的戏迷而言,除了能一饱耳福外,也在关心着永嘉乱弹现状。

  而对于那些在舞台上坚守了一辈子的乱弹人而言,不仅是要带去观众喜爱的作品,更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认识乱弹,喜欢乱弹,助力永嘉乱弹发展。

  民俗表演目不暇接,现场互动好不热闹

  从2012年开始,碧莲镇应界坑每年都会举行乱弹文化节,展示乱弹的魅力,让乱弹文化深耕于当地。而今年是当地村居规模优化调整后的一次“盛会”。据应界坑村党委书记麻浙绍介绍,原应一、应二、章进岙村成立了新的应界坑村。7月16日一大早,新村村民就围在一起煮汤圆、包粽子,寓意团团圆圆。麻浙绍称:“现在并村了,我们对办文化节更加齐心了,对发展也更加有底气!”

  现场很多村民还来不及吃完手中的汤圆,就急忙往村里的祠堂赶,原来那里正举行各种各样的民俗活动。门口的糖画自是孩子的天下,各种图案在孩子的欢呼中惟妙惟肖的展现出来。迈门而入,“抽蚕丝”旁围满了人,只见68岁的邵彩琴坐在凳子上,左手搭在织车上,两只脚不停的踩踏着,右手在锅中不停的用筷子搅拌,锅中放着许多的蚕茧,随着搅拌,蚕茧缠绕在一起,蚕丝一条条被抽出来,留下蚕蛹和蚕沙。另一妇人在给炉子添柴烧火,保持锅中热度。邵彩琴称,每年她都要买上上百斤的蚕茧,抽丝再自己做蚕丝被,有时送人有时卖给别人。今年她又买了84斤用来做蚕丝被。期间,有不少村民过来拿蚕蛹吃。邵彩琴称一个蚕蛹可抵三个鸡蛋的营养,蚕茧可浑身是宝。

  在“织带”处,74的刘春秀熟练的操作着。她称,过去人们的日常生活、裤带、背带等都离不开这一工艺。从年轻时开始织带到如今都没有停过。如今每年她都要织上4、5条。四世同堂的她说,这用来背孩子最好了,以前是背孙子孙女,现在背玄孙。去年有人向她买去要送外国的朋友,她非常的开心。一条织带的完成需要2、3天的时间,每条卖130元。这在她手中织了一辈子的织带刘春秀早已铭记于心,而对于年轻人而言,这是繁琐、复杂的工序。

  对于很多人而言,应界坑的麦芽糖是必吃零食。这不,在祠堂就有现做现吃的麦芽糖。 58岁的麻王臣已制作了30多年。看着他行云流水的操作,很多人也想尝试。村里91岁的麻老先生提出要尝试,大家纷纷鼓掌。刚开始麦芽糖在他的手里还是很“听话” ,转眼间就整个掉了下来,引得众人连连惊呼。麻王臣称,开始的时候麦芽糖温度是非常高的,所以很软。在拉扯的过程中能感受到它的热量,因此很多人的力道不够,糖会掉下来。看似一拉一伸,其实讲究的是双手力量均匀,再则在拉的过程中,讲究先快后慢。随着不断的拉扯,麦芽糖的温度越来越低,颜色也变淡,似乎比热乎乎的要好操作些。从外地回来的麻海燕跃跃欲试:拉、转……动作有模有样,不一会她就直呼吃不消,原来温度降低后,麦芽糖的硬度就上来,变得非常重。还没拉几下她的手上就起了泡。这甜甜的麦芽糖可是个辛苦活。

  此外,祠堂内的织布机、打草鞋、米塑等前也是围满了人群,人们或询问或尝试……当当当,忽然耳旁想起了锣鼓声,众人的眼光纷纷朝祠堂内的戏台望去,原来木偶戏开始了。

  82岁的章月娥老当益壮,手中提着两个木偶,耳旁想起她高亢的唱腔。与木偶戏生活了一辈子的她,心中依然热爱,也正因为如此,她手中的木偶似乎又多添了一份真实,那是她发乎情的演绎。

  下午时分,当人群退去,记者再次回到祠堂内时,却惊讶地发现,几位老人依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中做着自己的活,嘴里聊着家常。让人感受到这些民俗对于很多人是美好的回忆,对于她们而言是留在内心深处,并扎根生活。

  为乱弹发展,老艺人使出“浑身解数”

  业内人士建言,永嘉乱弹不应只姓“永”

  听一听家乡的乱弹,是很多在外村民的情怀,村文化礼堂内早早围满了人群。

  “啊……当”虽未现身,但坐在村文化礼堂底下的村民们就直言,“老麻的精神气很足,声音还是很高亢。”今年77岁的麻福地依然活跃在舞台。下了舞台的他,走路的动作却比较缓慢,说话也慢慢的;但画上脸谱,换上行装,他就是戏中的角色。对于舞台,他自是热爱的,也是乐意向观众展示乱弹的魅力。因此今年的乱弹节他们刻意安排了几出传统戏,为的是要更多的人能感受乱弹的魅力。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麻益琴一出场,瞬间让氛围活跃起来。一个眼神,一个表情把角色形象生动地展示出来。为了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整个乱弹文化节期间,他都随时穿梭在人群中跟观众互动,仿佛剧中的角色穿越到现代。麻益琴的父亲麻天国是永嘉县乱弹班有名的男旦,他自己12岁学乱弹,18岁主演丑角到如今。家中妻子、女儿、女婿都从事戏曲工作。作为乱弹传承人,麻益琴的一生也都是围绕舞台转。他也愿意用这样一种方式,让年轻的一代真正认识乱弹。

  此次乱弹文化节演出是由一品春乱弹剧团带来,该剧团团长叶松国告诉记者,去年他们团挂牌永嘉乱弹传习所,一起去挖掘好的剧目,并由他们团排演出来与观众见面。去年他们排了一出50分钟的《永昌堡》折子戏,反响良好。今年2个小时完整班的剧目将于8月份与观众见面。叶松国称,目前虽然他们有一定的乱弹市场,但有两个问题是他所焦心且要花心思去琢磨的,一是如何培养乱弹的观众,让他们爱看戏。二是如何培养年轻的苗子。

  这也是整个永嘉乱弹所面对的,如应界坑现全村有5个乱弹剧团和1个木偶剧团,在岗演艺人员100多人,每年演出上千场,人均收入4万多元。但乱弹传承,也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压力。麻福地表示,如果有乱弹的培训班,他可以免费教导,希望有更年轻的优秀演员注入到乱弹的队伍中。

  来自浙江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的何永,特意从杭州过来,观看乱弹的演出。从五前年,接触永嘉乱弹的时候他就一直非常关注。他称:“永嘉乱弹作为浙江省非遗项目,你希望通过什么来获得认可?从非遗保护的角度,趁乱弹老一辈的先生还在的时候,应该把传统的曲目挖掘好,还要挖掘乱弹里面的内涵。然后再用永嘉乱弹的舞台表演方式带给全国的观众,虽说语言是不通的,但音乐、情感是互通的。所以我们要打开视野,永嘉乱弹,不是永嘉的乱弹,不是我们自娱自乐的。而是对它能高看一眼,厚爱一分。”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