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新闻中心   ->   永嘉新闻   ->   镇街社区   ->   巽宅动态   ->  正文
龙前村,从“孤岛”到巽宅东大门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2-06 23:15:16 作者:汤海鹏 汪学斌 字体:
核心提示:在水一方的风景或风情,在很多时候是浪漫,但对于巽宅镇龙前村而言,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或困惑。村庄后面是大山,有一条古道翻山越岭通向金溪镇瓯渠,代言希望的公路在彼岸分别穿过小巨、新宅、进书、沙埠,那种隔江相望的尴尬,“孤岛”生存的人们也曾一次次向命运发起挑战。

  在水一方的风景或风情,在很多时候是浪漫,但对于巽宅镇龙前村而言,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或困惑。村庄后面是大山,有一条古道翻山越岭通向金溪镇瓯渠,代言希望的公路在彼岸分别穿过小巨、新宅、进书、沙埠,那种隔江相望的尴尬,“孤岛”生存的人们也曾一次次向命运发起挑战。

  秋水望穿的彼岸

  从村头上大堂、中方、祠堂下到自然村屿根,足足有四五里,像一艘巨型舴艋船儿悠游在楠溪江。

  这是个出船老大的地方,在没有修建公路前,唯一通向上塘、温州的交通工具就是舴艋船儿,村里不少人以此为营生,后来成为四川运输社的成员,那些泥腿子还吃上了公粮。

  但自从对岸修建了公路后,运输社改用车辆,船老大回家务农,而与外面交往除了靠双脚走山路外,就是通过摆渡来完成对接。出行的不便导致村庄的落后,在现年90多岁的老支书汤启表和那时候很年轻的原村委会主任杨松庭等干部群众的努力下,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就开始建造民间桥梁,这在农村几近于破天荒的事。一穷二白,无奈之下卖了凹年凹的山林,村民自告奋勇出义务工,在寒冬腊月里,看到的是一张张脸上写着不屈不挠。多少时间流逝,望穿秋水,老支书汤久苍说,一年又一年,一直到1990年才建成,通桥那一天好多人都激动泪流。

  谁也不曾想到,2016年中秋之夜,台风和洪水带走了凝结这座血泪交织的龙前桥,从此又回到“孤岛”生涯。重现摆渡,一切又归于煎熬,是不是还要再等上个十年?到什么时候才有个盼头呢?

  冬去春来的嬗变

  台风“莫兰蒂”带来暴雨,在9月15日中秋节那天也带走了龙前村唯一通向外面的桥梁,奇怪的是村民没有想象中的愁眉苦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第一时间,该镇领导冒雨赶来,与村干部协商恢复交通方案,为了解决暂时出行,由镇里垫付1.6万元买渡船。县委书记姜景峰分别于10月2日、10月7日督察龙前桥重建工作,要求一个月内通便桥,招投标后尽快建好大桥。

  2017年3月,在交通等相关部门的关爱下,总投资370万元的龙前公路桥进入施工,预计当年农历年底能完成。可事与愿违,打桩时遇到僵硬无比岩石,技术人员克服种种困难,记者在现场看到工人们已经在做收尾工作,年底可以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

  从竹排、船只、便道,再到新建桥梁,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村里的交通成为大问题。好在一切都要过去,8米宽的公路桥以全新的形象横跨在楠溪江,村民们笑意盈盈地说:这是巽宅镇最美的桥,100年也不会垮了。

  村委会主任汤守雷介绍,过去村两委借用祠堂办公,今年在巽宅镇党委政府的帮助下建成村民行政中心,随着桥梁的建成,比沙埠、进书建设落后的龙前,该是奋起直追的时候了。那么当地有什么资源呢?在全镇来说有什么样的地位呢?可以借一些东风振兴这个被“孤岛”或意识困扰多年的村庄否?

  夏日奔放的追求

  这是个古老的村落,1000来人口,汤姓是主流,据巨川汤氏宗谱记载,南宋汤思退曾孙乾六公于1231年择居小巨,其后裔迁徙龙前也有600多年,目前已传至汤思退38世。

  龙前也叫龙潜。传说,在龙前村头的蛇公潭里出过两条蛟龙,村民们担心危害到自身,对其追杀,在混战中,打断了一条蛟龙的尾巴,蛟龙从此蜗居不出。村民们知道了自己的错误行为,一直害怕遭到报应。没想到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在下了七天七夜的洪雨后,巨大的泥石流把整个村庄夷为平地,分别位于上坦堂,中央方,祠堂下的三处泥石流遗迹叫上个洪、中央洪和下个洪。在村口的大石头顶上刻的字样依稀可见:清道光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水满此岩高三尺。这也是永嘉县十大摩崖石刻之一。

  有龙必有虎。斤三老太出生时仅仅只有一斤三两重,母亲在干活时就把他塞在衣兜里。长大后,力大如牛,身手敏捷,上山时居然打死一只成年的老虎。每逢祠堂做戏时,老虎皮就挂在中堂的太师椅上供后人瞻仰。遗憾的是,几年前被人盗走了,此事还上过报纸。

  在区域调整后,巽宅东大门进来的第一眼就是屿根自然村,镇党委书记肖良建表示,今后可以纳入镇区,加上黄檀溪国家级水利风景区的驱动,龙前在全域旅游中可以分得一杯甜蜜的羹。

  村支书吕建多认为,水中苍屿、山麓桐花、梯田飞瀑、摩崖石刻、清幽古道,龙前有的是观赏风景,期待小溪流治理提上日程表,如果舴艋船儿或竹筏重现溪中,成为和花漫源头那样的网红也不无可能。

  还像四十年前迸发的热情一样,龙前人民应该有一种敢于挑战未来的精神,和政策的东风融在一起,乘风破浪,那样的追求岂不快意逍遥!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