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文化楠溪   ->   永嘉非遗   ->  正文
咿咿呀呀响不停的巽宅乱弹角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7-27 00:59:08 作者:汤海鹏 汪学斌 字体:

  炎热的夏夜如何去打发呢?尤其是农村,除了摇蒲扇数星星,还能有些别样的趣味?这个暑假,作为非遗项目永嘉乱弹发祥地之一的巽宅小溪,最近推出喜闻乐见的乱弹角,满足不少“乱弹粉”的胃口。正所谓家传耕读乘闲时扮作生旦净丑,戏作君相结局后仍是士农工商,博得一时欢心,也算是给生活加了幸福调味品。

  “小元春”老将出马满堂彩

  永嘉乱弹又称温州乱弹,始于清朝乾隆年间,是浙江三大乱弹(温州乱弹、绍兴乱弹、台州乱弹)之一,发祥地在巽宅小溪和碧莲应界坑等地,也是原先永嘉四川区一带。其中小溪班活跃在温州、丽水、台州等地的广大农村山区,影响深远。

  7月24日,听说“小元春”剧团将在巽宅村文化礼堂推出乱弹角,记者驱车过去一探端倪。在巽宅前往巽一的大桥上,远远地就听到熟悉的锣鼓声,像极了乱弹在演绎。乱弹的伴奏乐器,一般以笛子为正吹,板胡(旧称副吹)为主要伴奏乐器,还有琵琶、大胡、笙、箫、喷呐、长号、三弦、芦管、月琴、扬琴、二胡、中胡、牛筋琴等民族乐器。田下垟居委会一带什么时候也有乱弹队伍,记者作为本土人,深感疑惑。

  时间已近19时30分,顾不得细思忖,记者一行奔向村中心大街。到了礼堂内一看,果然闹热得很,台上的人和台下的人一样穿便装。和过去人满为患的情景已经不同了,看戏的只有七八十岁的老人和七八岁的好奇的小孩,那些青壮年大多缺席了。

  但也不能掩盖部分戏迷发自内心的追捧。当小溪班老艺人84岁的董西湖和81岁的孙飞姬搭档演出时,台下的观众无比激动,引起一阵轰动。一老人说,他们四川乱弹四脚戏最出名,汤岳琴、董西湖、董三弟、麻福地,随着汤岳琴、董三弟的辞世,那个“全副銮驾”的时代结束了。孙飞姬是汤岳琴的夫人,以演小生风靡数十年。

  当天来文化礼堂的小戏迷特别多,对此记者起先有点迷惑,除了一个10来岁的小女孩演唱外,看到后台还有一个敲锣的小不点就明白了,那是冲着可爱的“六小龄童”来的。孙宅村党支部书记孙立介绍,那是班主卢金华的儿子,虚岁6岁,有这些爱好乱弹的儿童参与,让传承和发扬看到更多的希望。

  卢金华介绍自己是小溪人的门下婿,儿子董庆霖在两年前就耳濡目染学会敲锣。他自己十年前接触了乱弹,看到乱弹日益凋零时,出于一种惋惜或热爱,在三年前成立“小元春”。

  “新胜春”路边长廊斗乱弹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说出来时路上的疑问,孙立解释说,那是巽一村委会主任陈忠实牵头的乱弹角在田下垟仿古长廊演出。在电视剧里看过斗台的镜头,没想到今天意外碰上,无疑是一种莫名的惊喜。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呢?

  礼堂内的演员以老年人为主,当晚20来个人演了7个节目,近一半是老年乱弹爱好者。走向另一处时,乐器声把附近的路人和居民纷纷吸引过去,乱弹戏主要曲调分为正乱弹和反乱弹两种,各有原板、叠板、紧板、流水和起板、抽板、煞板等板式,并有“洛梆子”、 “二汉”、“引子”、“人参”、“滩簧”等曲调。

  正在卖力演出的是一男一女,女的婉转,男的高亢。陈忠实介绍,“新胜春”的负责人董建标正在外地带班演出,演员分别来自附近村庄小溪、东岸、岭上、大徐、后村(巽一)等,平均年龄40岁左右,趁相对休闲的时间为老家的人民带去“福利”和“特产”也是一种义务。

  50来岁的女演员是麻埠吴春睿,没想到有板有眼的她竟然只是一个爱好者。男的叫章岳明,48岁,大徐人,眼睛像溜溜球一样随意翻转,他曾经拿下浙江地方戏曲比赛一等奖。

  当记者问起是否有斗台一事时,陈忠实爽朗地笑了,他指着身边一个带小孩的妇女说:他就是董西湖的女儿,叫董育芬,会80多种乱弹唱腔,像一本活字典。你想想,哪有和父亲过不去的女儿呀。

  陈忠实是麻福地的学生,对乱弹有深深的感情。有意思的是,董育芬就是他的妻子,夫唱妇随其乐无穷,在发祥地之一的巽宅,因为有这样热爱乱弹的家庭和人们一代又一代的传承,才得以经久不衰。

  “乱弹角”能不能坚持很久

  “乱弹是农民艺术的火花”。它长期流动于农村,演出社戏,和农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生旦净丑,演绎人生苦乐;吹拉弹唱,谱出世态炎凉。

  当地的农民少不了乱弹戏,“乱弹角”是一时心血来潮还是要把这面红旗一直打下去呢。“新胜春”在7月26日晚上的巽一滨水公园又为大家上演了精彩的节目。章岳明表示,尽量会满足需求,因为他们喜欢这种分不开戏和人生的生活。

  卢金华说,乱弹角在巽宅不是第一场,更不是最后一场,此前在小溪村首演过,固定农历逢三六九尾数的演出的日子。他也表示一种担忧,虽然演出可以免费,如果长期到各村演出,包车等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记者在想,巽宅镇能不能成立一个“关注乱弹微信群”,让对乱弹有兴趣的人们表示自己的助力?能不能让巽宅商会的爱心基金分一杯羹呢?巽宅镇能不能在弘扬非遗项目上做一个更远的规划呢?

  当然乱弹角也是小乱弹节,从中培育人才吸引观众,真正想振兴乱弹光靠乱弹角和乱弹节还是不够的,它需要人才、资金、政策和市场,所有的一切源于创新,或许乱弹角是创新的第一步,相信还有更多更远的路要走。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