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文化楠溪   ->   游在楠溪   ->  正文
老屋小路与船岩的痴痴守望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2-09 00:51:00 作者: 字体:

  那么远,一路颠簸,只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仿佛是梦里出现过的景,仿佛是曾经记忆里有过的片段重现。几乎没有被“挖掘”过的“富矿”,石斑岩森林公园远离尘世的浮华,把自己掩在飘渺的云雾中,藏在深山崖壁的丛林处,湿润,清幽。

  没有尘世的喧哗,有的只是少许烟火人间的温,一个人独处时的意境,时间仿佛是静止的,那么隐居在这里的人们是否如我们想象中那样飘逸和闲情呢?这里有什么让人为之留恋的风景吗?老百姓能否从全域旅游中分得一杯羹?

  旧住原是舅舅住的地方

  从县城到巽宅和巽宅到旧住驾车的时间比较接近,一段是50多公里,一段10多公里。峰峦叠嶂中的山路弯弯,曾经给了这方水土的人们靠山吃山的保障,同样也给世世代代烙上勤劳或贫穷的印迹。

  从高山上的小坑到它的自然村都要隔一段相当的距离,要是步行,过去的一袋烟的时间还解决不了。往石斑岩森林公园的深处,由近而远有三个自然村,地名有点土不拉几,听起来却接地气。

  第一个山坳口,人们沿山势前行,便看到一幢幢新老结合的房子,其中还是别墅式的,这个地方叫羊栏坳。再过去是外龙,原来只有一幢11间木质结构的老屋,刚刚盖了几间新的,外龙的“龙”在农村是山脉横亘绵延的走势,有气象万千的感觉。旧住得名就更有意思了,原意就是舅舅住过的地方。

  旧住的老人说,那时没有地名,一户人家把女儿嫁到小坑,小坑的外甥说那是“舅住”,舅舅住的地方。在寂寥中度过200年历史

  这是一个袖珍型的村落,2月3日,朔风凛冽,一路上随处可以看到冰雪,在山东龙口温州商会秘书长周锦钏陪同下来到静谧的旧住。据他介绍,200年前旧住祖辈从仙居迁徙过来,先后几代人盖了8幢房子(有部分住到羊栏坳)全是老屋,相对而言还是贫穷和落后。绝大部分人选择背井离乡谋生计,但像周锦钏成功突出的只是个别。

  全村130人左右,常年在家的也就十来个人。摄影记者拿出航拍器,迎来了六七个村民观看,有两位中年男子,也有妇女和小孩,几乎是在家一半的人口。一个大眼睛的小女孩过来时,航拍已经结束,看她失望的样子,记者给拍了一张照片,算是对寂寞童心的弥补。

  房前屋后少不了篱笆菜园和一些观赏性的植物如正在盛开的苦梅,看到我们走动,他们总是充满好奇,毕竟平时很少看到来往的人。

  在这里,时间仿佛是静止的,不慌不忙,不急不躁,一切都是这么的安静,静且淡然。

  偶尔有落叶和依然在枝头的红柿,这便是时光里的点缀,如同这山里的光阴。

  外龙人家好久没回家过年了

  归来物外情,负杖阅岩耕。源水看花入,幽林采药行。野人相问姓,山鸟自呼名。去去独吾乐,无能愧此生。

  《陆浑山庄》唐代诗人宋之问所作,就让人仿佛到了世外桃源,因此诱发了退隐躬耕山林的念头。只有一座房子的外龙更加清幽超尘,是隐逸的好去处。他们是不是对这里的生活感觉到惬意呢?62岁的章松如说,100年前从小坑住到这里是为了多种点粮食而已,如果都回家有30多人,平时在家就只有4个人。

  他的邻居章阿姨说,自己的儿子给单位开车,儿媳妇在企业上班,所以这几年都在温州带孩子,好久没回家过年了。今年儿子提出要回老家,所以提前过来准备,她说冬天太冷了,夏天蛮凉爽的。

  因为这里出去是最佳观赏石斑岩的地方,平时也有游客过来,所以她的丈夫和章松如前些天把小路边的杂草修理了一番。我们从泥泞的小路下去看,棒驻岩,果盘岩,雨伞岩包括核心景点船岩,尽收眼底。

  章松如说游客都自己带来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赚过食宿的钱。可他们很热情的,章阿姨拿来花生和热茶招待我们。

  是呀,那么美的风景如何变成摇钱树或聚宝盆呢?

  一艘搁浅历史中的船

  石斑岩也叫船岩,面积大约有2400平方米,周围都是高不可攀的悬岩峭壁,远远望去,像大轮船的吃水线。山岩上有一处平地,原建有胡公大殿,后被烧毁,站在玉皇顶,远望金溪高峡平湖,碧波荡漾。这左边隔陕谷有雨伞岩高耸;右边隔峡谷有天柱岩如笋长在山坡,惟妙惟肖。

  旧住离船岩很近,相当于岩上与石桅岩一样。记者曾经步行过,一半是泥路,一半是石头路,大约3公里左右,旧住人做梦也想在石板岩景区开发中受益。

  周锦钏为了提前链接未来,在他的倡议和努力下,得到相关部门的支持,2015年从旧住到船岩的一段宽4.5米、长3.4公里的工程上马,到2016年完工,总投资280万元。他几乎放下手头的生意,无怨无悔地参与修建的“光明大道”。他说,有了这条连接希望连接明天的路,一旦黄檀溪国家级风景区正式进入建设或石斑岩森林公园纳入旅游轨道,望景兴叹将会成为过去时。

  这艘搁浅历史中的船怎么在新生代中行进呢?有人在微信中做了打油诗:遗忘天赐石船岩,倔强待发向东扬,但识楠溪有绝配,不再孤单石桅岩。

  这是突发奇想,意思是"桅"无"船"的历史可以结束,小楠溪有石船岩,大楠溪有石桅岩,两相呯应,甚是默契,如果这两个风景可以联想,无疑是借东风。

  这老屋,这小路,还有这里的人们,依然在痴痴守望。不过,美好总会在期待中来临,看看巽宅打造香格里拉式的风情小镇的架势,一定少不了石斑岩风景的推送,结果可以预期和想象。记者 汤海鹏/文 汪学斌/摄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