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文化楠溪   ->   永嘉乡土   ->  正文
表山:“表独立兮山之上”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2-28 22:51:53 作者: 字体:

表山村村口

  表山村,村名出自楚辞《九歌·山鬼》“表独立兮山之上”之句,寄托了先人对“独立”之精神的追求。

  作为一个有千年历史的文化古村,表山村地处岩头镇境内西北部山区,距县城56.6公里,海拔450米,四面环山的地形地貌地理位置决定了它是个避战乱、能温饱、人口逐年增多的富饶村。此地不仅是永嘉学派著名学者郑伯熊的故里,自晚唐到民国,几乎永嘉县重大历史事件都有表山郑氏人物参与其中,近代更是永嘉县革命老区,亦为红十三军重要活动场所之一。

  家学源流耕读浓

  “表山地方水流西,子孙代代穿绸衣”这是当地人唱过的一首民谣,可见此处曾经的富饶。村民皆为郑姓。据《郑氏宗谱》记载,该村建于北宋天圣年间,至今已993年。

  《郑氏宗谱》载,1024年,郑氏始迁之祖郑珂是永嘉刺史郑镒的玄孙,携友游楠溪仙居四十九都之表山,见山势雄伟,风景秀丽,确可“表独立”于山上,有田可耕,有水可饮,遂不忍离去,逐自温郡八字桥徙此地择地避基树门创屋,建堂屋20余间,开田50多亩,树门两座,讲孝悌以训孙子,创祠堂以奉祖先,一曰“表山”,一曰“莲峰”。莲峰,因表山地方四面环山,位于低洼锅底状的莲花池上(文化礼堂所在的旧址是当时从二十公里之外用人工抬运青石条在池塘上修建而成),地形像极四莲花,取瑞意吉祥之意。

  站在村口硐门岭上,观表山富丽景秀,溪水向西流,悠悠遥思当年,村口挑柴樵歌相逢牧笛放牛,斗笠耕农喝犊并呼童,那真真妙境,宛在一幅画图中。记者思之:如此俊秀珍幽地,当出寒窗苦功人!果真,表山仍富学才高,地灵人杰之地。始祖郑珂出自官宦之家,诗书底蕴深厚,虽避居于山野,然风雅不减,耕读传家。后世学者辈出。郑泗保,北宋治平元年(1064)入太学,30岁执下右丞相命署知禄书记,后为理事寺小卿。郑守彬,江淮东道度使。郑珂曾孙郑伯熊(字景望)、郑伯英(字景元)是表山郑氏代表人物,均为南宋进士,他们在永嘉学派形成过程中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现村东口有一巨石上书“宋大儒郑伯熊故里”。郑伯熊堂弟郑伯谦亦为进士出身。清朝有进士郑汝辑,现代有徐定超门生郑冠生和郑恻尘。留美任教的郑九溪教授一门三博士六硕士,更是一时传为佳话。

  这些信息记载在《郑氏宗谱》中,而在表山,《郑氏宗谱》是村中一宝,摞起来有一人高的宗谱保存在老人协会中,虽然大部分是遗失损毁后补录的,但其中康熙年间四册仍保存完好。

村里的大地主房子

雕刻的窗花

  历史建筑故事多

  “别看我们现在不富裕,当年富甲一方出功名的也多。”80多岁的郑英克回忆,表山村过去是富有之村,“表山大地方,地主十八双。”说的就是解放前表山地主36家,那只是一个大概,就像中国人喜欢18、36、108等数字一样。确实曾经是远近闻名的财主地,当年村里的地主曾在白岩、潘坑、永强等地放租,每年一到稻熟就派家人前去收租。不过,表山的地主,并不是像我们从小被影视作品灌输的那样骄奢淫逸、无恶不作,而是靠几代人的省俭积累,一有了余钱,就购置山林、田地,他们的山林面积不仅仅局限于原表山乡一带,而涉及永嘉的各个乡镇。

  土地改革时被划为地主成分的人很多,原先的大户古宅院多被损毁,如今还保存下来的几座清、民国古建筑,院落规模大,飞檐脊饰各异,极精美。都为木质两层小楼,厅堂、居室的门雕、格扇、栏杆十分精巧,至晚清,还引进西方建筑风格。强善堂应该是村中年代最久保存最好的古建筑,木雕垂花门、雕刻的梅花、寿桃等图案仍然清晰可见。强善堂为郑冠生所建,郑冠生是温州军政分府都督徐定超门生。兄弟四人有五座深宅大院,东西屋檐相接,廊道往复回环,独具匠心。中堂楼板下横梁题刻从前往后,分别是徐定超、楠溪警备营营长易仁义和郑冠生三人书写的“强为善”。如今看来虽破败仍能看出曾经的富贵和精美。不身临其境是很难体会到古代建筑的高超艺术及其身卧其中的万贯富有。

  表山村有很多年代久远的建筑,有很多珍贵的遗迹,郑英克家宅门楣悬挂有一块嘉庆十年立的“寿与德齐”匾额,署名多为名臣大员,有闽浙总督五德、浙江巡抚阮元、学政潘世恩、布政使清安泰等。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郑英克太公郑希栋年八十六岁,安人胡氏八十四岁,长玄孙郑继芬出生,五世同堂,郡县循例报巡抚总督,申请旌表,道光元年奉旨赏给“盛世休徵”匾额,悬挂下六分祠堂。古村里其他的匾基本都毁了。

  表山村因为其深厚的历史底蕴,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文化古迹,但因历史原因或保护不善,其中很多有价值的的古迹已经遭到破坏。原建于清光绪九年的郑氏大宗已经被拆倒重建,古朴典雅的六分祠也没能逃过一场大火,建于晚清的烈士郑恻尘故居也遭到破坏。房拆了,院变了,巷道也改得随心所欲,一代一代的表山人相继谢世,年轻人更不知晓表山的历史沧桑。

烈士墓

  红色基因担当强

  表山村是一个红色之村,是永嘉县革命老区,亦为红十三军重要活动场所之一。早在1924年秋就有了我党的活动,革命先烈谢文锦奉命来楠溪一带宣传马列主义和苏联十月革命的胜利时,就介绍了表山村的郑恻尘、胡识因夫妇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后来,胡识因还担任了中共温州独立支部书记,郑恻尘是重要的领导人。1927年4月11日,国民党反动派突然包围杭州的忠孝巷12号郑恻尘住处,他为掩护暗弄内的中共杭州地委书记庄文恭、地委宣传部长华林和潘枫涂三位同志而被捕。同年7月29日凌晨,被秘密杀害于杭州陆军监狱。1956年,浙江省民政厅将郑恻尘遗骸从杭州清泰门外移葬于南山公墓光荣丘第一号。1993年,为缅怀先烈,在政府的资助下,家乡人民在表山村建造了郑恻尘烈士墓、纪念亭,年年祭拜。

村里老人们在翻宗谱

郑氏宗谱

  1930年5月9日,红十三军在枫林宣布成立,军长胡公冕、政委金贯真、政治部主任陈文杰,军部设在距表山仅10余公里之隔的五尺村。当革命的烽火映照着楠溪之时,激发起表山村有志青年投身革命的热情,他们激情澎湃,踊跃参军,得到了全村人的支持。因表山村四面环山,易守难攻,北通仙居,回旋余地大。同时,村里富户多,可解决部队给养问题。因此,红十三军创建后,即把该村作为后方基地,红十三军总部也经常驻在此。红军部队在军事活动前,常从表山村集发,后又回该地休整。

  据统计,1924年—1933年期间,该村就有40多人参加了红军,在枫林、平阳、缙云等战场上,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牺牲了十九名红军战士,红十三军在浙南的斗争失败以后,该村备受国民党的残酷镇压,十七名红军战士惨遭杀害,他们没有看到革命胜利的果实,却永远长眠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令后人永远缅怀。近年来,表山村以建设生态型和谐小康社会为目标,通过拓宽门路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扩大规模等办法,尤其是利用丰富的自然资源:地广草盛养羊、林密花多养蜂、水好米优酿酒,把表山三宝——山羊、蜂蜜、农家酒,作为支柱产业来抓。郑氏先祖彼时眼中的富饶之地又回归了。

  “山依然高,心更加牵挂,温暖心窝盛放莲花,幸福的呼唤回到家乡……”表山村歌隐约写着这个村子的希望。 文/潘益风 摄/陈胜豪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