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文化楠溪   ->   楠溪人物   ->  正文
唇齿相依 :一位90后理科生新娘的创意婚礼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0-14 00:29:34 作者: 字体:

  “齿轮啮合是指两个齿轮像上下牙齿那样咬紧。真正健康的恋爱状态应该是外啮合传动,即沿着相反的轨迹转动,但总有一个点是靠在一起的。”

  10月2日的一场关于唇齿相依主题婚礼上,当新娘谢冰琦对新郎潘理杰说出这样的话时,完全不知对这场婚礼策划的意义的新郎,感动落泪,也触动了很多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

  每个人对自己的爱情都有着自己的解读,每一个人对自己的婚礼,都有着不一样的期许。本期看了不少关于长寿恩爱夫妻的故事,当我们听到,一番齿轮啮合原理,两位年轻人对于自己爱情有着如此深刻的理解,不禁让人为之动容,祝福这对小夫妻白头偕老!

  他们的“唇齿相依”婚礼

  10月2日,是一个良辰吉日。许多新人选择了在这一天举行婚礼,而一场关于齿轮故事婚礼尤为别出心裁。新娘谢冰琦是一位90后,与丈夫潘理杰两人同是理科生,读的是机械专业。在婚礼策划前夕,小谢以两人都熟悉的齿轮为契合,准备了这场婚礼的策划。

  小谢虽然是个理科生却文采飞扬,曾获首届林非散文奖最佳新人奖。为了这次婚礼策划,很多的细节,都是由其自己与婚庆公司进行沟通联系,准备了几个月之久。婚庆公司负责人都连夸“这是我见过的最认真的新娘。”

  为了体现齿轮的意图,在新人迎接的环节,小谢采用了联排自行车。当天下午两点,新郎小潘和伴郎踩动齿轮,骑着自行车来迎接美丽的新娘。

  一场热闹的迎亲结束后,身穿白纱的新娘和粉蓝相间的九位伴娘分别在新郎和伴郎的陪伴下,骑着自行车,浩浩荡荡地出现在县城街头,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

  晚上六点,在婚礼的现场,人们也能看到了很多关于齿轮的小细节。“唇齿相依”主题版都是以齿轮作为背景版,宴客厅内也到处可见齿轮元素。值得一提的是,新娘的手捧花,就是其用齿轮所制作的,精致、独特,有一种工业文艺风的味道。“捧花上的每一个齿轮,都是我从淘宝上选购过来的,每一个齿轮在经过构想、设计后,花费一个星期,方才制作成手捧花。”

  那天的婚礼,没有喧闹的婚礼游戏环节、没有所谓的主持人暖场、也没有小孩在婚礼舞台乱窜,因为舞台被乐队所占领,台下的宾客沉浸在高水准的现场音乐中,动容在新娘所讲述的说齿轮啮合原理之中。

  他们的“齿轮爱情观”

  也许,听了这么多,你对他们的爱情,产生了几分好奇。

  在婚礼现场,小谢用沙画,加上自己的文字,演绎了关于他们的爱情。

  “我们,曾经走在同一个校园、坐在同一间教室、穿着同样的校服、听着同样的课,可同窗三年,前二分之一的时光里,我们却不曾说过一句话,哪怕只是匆匆一瞥。直到某一天,你突然问我语文该怎么学。但我清楚,那时的我们仍是两个独自运转的齿轮,从未真正啮合。

  我们的大学生活各自精彩,我加入了校机器人创新实验室,又做起了院系主持人,还拿到了校辩论赛最佳辩手的称号;而你加入了飞行部落做起了素拓培训师,甚至成为了温州大学步青学区的学生会主席。那个当下,我们决定正视彼此这段朦胧的感情,即便我们相隔甚远。

  可是,我们电联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有时一个电话两分钟就结束,有时会莫名其妙的吵上很久。过年回家,你来车站接我,却发现找不到共同的话题,于是各自忧伤着转身离去。

  终于,你从瓯江畔踏上了北上的火车,来到了这座曾距离你2500公里、冬季零下三十度的城市。我带你玩遍了长春,可你印象最深的却是路边的女人,为何都抽着烟站在家门口。我笑着解释说这是北方特色,这时才发觉两个齿轮开始靠近了。

  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大学辅导员,就是你所在的大学城,可我去了,你却走了。后来,我去了你所在的单位,你又考上了教师编制去了另一所学校。其实我觉得齿轮的模数就像是性格,齿轮的压力角就好比价值观,我以为我们度过了磨合期就开始了逆向赛跑,却发现我们只是在配合彼此运转。我以为漫长的时光会让我们走散,抬头却发现兜兜转转一个圈,今天的我们又相遇了!”

  谢冰琦说,齿轮啮合是指两个齿轮像上下牙齿那样咬紧。齿轮啮合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内啮合,另一种是外啮合。内啮合齿轮传动是指外齿轮与内齿轮啮合传动,转动方向相同。外啮合齿轮传动是指外齿轮与外齿轮啮合传动,转动方向相反。

  “前期饱受距离之苦的我一开始以为谈恋爱就应该是内啮合状态,即我追随着他,沿着相同的轨迹相同的方向转动。只是后来却发现总也追不上。直到某一天我突然醒悟,其实真正健康的恋爱状态应该是外啮合传动,即沿着相反的轨迹转动,但总有一个点是靠在一起的。也就是说两个人在一起,完全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和空间,只要两个人碰面有可以交流的共同话题即可;而过于依赖对方或者说为了对方迷失自己,这反而不一定能得到美好的结局。” 记者胡艺罗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