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文化楠溪   ->   精品民宿   ->  正文
咖啡走入乡村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8-12 23:35:46 作者:厉梦瑶/文 陈胜豪/摄 字体:

  数年前,“楠溪花开”民宿主人陈宪敏,最早开始尝试把咖啡带进楠溪江,随后在当地民宿界掀起一股“咖啡热”;今年5月,位于岩头镇楠溪江狮子岩饭店对面,一家名为“桃咖啡”的咖啡馆开始试运营,为这个夏日热门景点添上了一点诗意。

  没有熙熙攘攘的人流和林立高耸的办公楼,只有出门晾衣服的大姐和踩着三轮车缓缓而过的大爷……不同于那些活跃于都市文化商圈里的独立咖啡馆,在楠溪江畔,一种以“民宿+咖啡”形式融合的业态正逐渐丰富明朗。这里不光弥漫着醇厚的咖啡香,高度合适的桌子、软硬得当的椅子、明亮的窗……一草一木皆构成了一处足以安放灵魂的地方。

  而对这些坚持“传递咖啡”的人来说,在接纳格外平静的日常之外,如何把咖啡所象征的生活方式带去给每一位落座的顾客,成为他们共同的向往。

  诗意的生活

  立秋后的“楠溪花开”有着夏秋之交的凉爽。这家民宿就在河岸边,连排的中式民房中间,有一个音乐展演咖啡厅。陈宪敏说,选择在这里开民宿的原因,是看上了它远离都市,拥有完全的静谧和空旷,而把咖啡带进民宿的原因,则是来自文艺爱好者的情怀。

  “以前自称文艺青年,现在要叫文艺中年了。”这位开着玩笑的民宿主人陈宪敏,热衷于音乐、咖啡、吉他、摄影,秉持着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的人生哲学。他说,民宿就是近旁的诗和远方。虽然在永嘉,过去也有许多农家乐式供来客留住的民居,但最先尝试打造“民宿+咖啡”慢生活方式的,陈宪敏或是第一人。

  “除了‘楠溪花开’,我的每一家民宿里面都是设了咖啡厅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标配,让来这里放松的人群,能拥有一处可以适当抽离现实的舒适空间。”“楠溪花开”算是陈宪敏最经常呆的地方,在这里,他也经常看到人们舒服地坐在窗台边上,对着屋外的山水发呆、仰望。

  “咖啡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内涵,很多人贴‘小资’‘文艺’‘时尚’的标签给它,但在我这里,它只是一种饮品,是你需要沉默时可以共享的伙伴。”陈宪敏说,坐在那里时,可以打开书沉进去,也可以看看窗外,或许会萌生出一点释然而珍惜的感情——因为这种完全沉寂下来的时刻,对现在的人们来说少之又少。

  不过,陈宪敏也指出,当这里的咖啡馆不再是工作场所,情调和环境也就显得很重要。整个“楠溪花开”民宿的一楼更像一个创意集市,提供意大利直供咖啡豆手冲咖啡,同时也布置有音乐展演台、书吧、迷你电影院等等,满足人们的各类文化活动消费需求。

  而在其“楠溪文创”旗下的其他民宿里,虽然形式各有不同,但也传达了同样的理念。位于“狮子岩”景区的“江枫渔火”推窗可见烟波浩渺的江面与薄雾下晚归的渔舟,此时来一杯江畔咖啡,观江景,赏画卷,一切烦恼抛诸脑后;距离石桅岩景区数百米远的“1958”民宿坐落半山腰“直面”水库风光,浓郁的咖啡配上户外涧溪潺潺的流水声……

  “我的理解是,生活可以随遇而安,但生命应当有所坚持。”集吧台驻唱、咖啡师身份于一身的张盼盼对此若有所悟。她本身是安徽人,也曾在城市工作,最后却选择来到楠溪江,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在这里生活了快三年,咖啡馆好像有一种魔力,让我可以俯瞰着大家的日常琐碎,属于自己的放空时间好像也能被一点点延长。”

  张盼盼对目前的状态感到挺满意的,不过她并不想过于鼓吹这种生活。“我也碰到许多人,最后无法适应这种格外安静的状态而离开的。只能说,咖啡是生活的调剂,大多数人最终还是有自己的生活。”而能够提供这样一种可供仰望、向往的机会,或许也就是咖啡馆在乡村存在的意义。

  文艺的尽头

  相比陈宪敏、张盼盼是带着情怀去写关于人生的诗篇,对于桃咖啡的主管兼咖啡师吴清永来说,理想则要更加“骨感”一些。“作为一家主打咖啡的饮品店,还是要考虑收支的情况。”

  吴清永学习制作咖啡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但真正懂得咖啡的时间,他觉得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一开始是觉得咖啡很时尚,年轻人都比较喜欢,后来慢慢深入去了解整个咖啡制作的工艺,接触了各地不同的咖啡以后,对于这种文化也有了更深的体会。”

  他觉得品尝咖啡,也是在品尝生活。“不同产地的咖啡有不同的口味,有的可能是带点甜度的,有的则是浓郁焦口,但不管喜欢哪种口味,消费者的出发点,都是期待一份好的心情、一处好的景色。”

  从桃咖啡外推门进去,一层的空间并不算大,但景致和视野极佳——坐在咖啡馆可以随时观赏楠溪江的青青流水,想要再近一点,还可以到室外的一处观景台,临水落座,承接来自时间和自然的馈赠。逛完一层后可以去点一杯咖啡拿到楼上,上面有靠窗的长排吧台和一间封闭的包厢。

  “其实到现在还没完全布置好,许多设想因为经费有限,真的要做好还是有点困难。”吴清永说。

  今年年初开始,吴清永有意地前往温州市区探访了不少独立运营的咖啡馆,试图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可以参考的答案。但最终得出的结论,还是让他有点灰心。

  “光靠咖啡来保持一个良性的运作,比想象中更难,业态的融合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趋势。”这一点在采访陈宪敏、张盼盼时,他们也有同样的论述。以“楠溪花开”为例,其中咖啡馆的设备、原料、人员投入每年就要数十万。“我们一杯咖啡定价是30到50元不等,因为咖啡的成本在这,利润空间实际上已经很小了,主要收益还是在民宿住宿这块。”

  桃咖啡的定价也是同样。“我们是希望价格方面不会成为人们拒绝咖啡的理由,但是由于咖啡豆的保质期很短,加上品质、运送、保存等等方面的因素,这个价格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利润空间了。”吴清永还在考虑后续引入西式简餐等等,来优化收益结构。“或许二楼也可以改成民宿,因为像这个地段、这样的景观,楠溪江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他的很多想法还有待落实,甚至最后成效如何还犹未可知,不过特别让吴清永感到有成就的是,咖啡馆运作不久已经有了自己的“固定粉丝”——一位当地经营农家乐的大婶时常前来光顾。

  “很多村民一开始是好奇,但是又不敢进来,在门外转悠,我就出去拉他们进来看看。正式对外开放以后,这位大婶常常过来点杯咖啡坐着看风景,已经成习惯了。”

  在吴清永看来,这也是经营咖啡馆的乐趣之一——这是一门生意,也是观察生活的端口。“能跟很多人碰面,夏天来游泳的、漂流的,五湖四海的人,有的可能这辈子就这么匆匆一面,但是因为咖啡,我们曾联结在一起。”吴清永说,他想把桃咖啡的首张VIP卡留给那位大婶,希望咖啡的香气,能继续治愈每一个疲惫的灵魂。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