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新闻中心   ->   菁优教育   ->   学生作文   ->  正文
壁 垒

发布时间:2020-11-27 14:18:52 编辑:周艺 字体:

  “城市一定会把它遮天蔽日的黑雨全浇在我的黑皮肤、黑额头、黑眼珠上。”(王开岭)

  乡村的土地,散发着秋雨刚落的泥土香气氤氲于半空,不知被哪位失魂落魄的颓丧者嗅了去,只留下风的踪迹,他的背影。

  门前鸡鸭悠闲信步着,几家屋舍拂起炊烟,青石板路边仍是一路的青苔。我踱步迈入这古屋旧舍,连褪色的挂历都是如此具有亲和力。屋内里外通透,门前后院,一路畅通。

  这里,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挡我的去路,自然也阻拦不了任何小生命的四处探访。天真的小弟不知何时又藏匿于邻家小屋中偷看着电视,等候母亲愠怒地前去喊回;自家的阿猫阿狗玩脱了,休憩于隔壁乡人门前石阶上;屡见不鲜的老鼠们,唧唧喳喳摸索着,在阁楼楼道间时常窸窸窣窣响动着。邻里屋外,同辈人情同手足,长辈们谈天说地,慵懒共享属于他们共同的闲暇时光,何来“隔阂”可言?

  奔驰在发展路上,钢筋水泥森林矗立,城市的建设脚步疾速迈向前,生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曾几何时,实属幸运。高楼林立,下临无地,都市人心怀大志,又似手足无措,日子一天天膨胀,生活日趋实用,物质对人之诱惑,时刻使追求之人似饿狼扑食。物质世界两极分化,差距日益悬殊,人们的生活像被安排好的,手持各类凭证,对号入座。与此同时,心灵世界凝固了,甚至正以惊人的速度萎缩着,被市侩的物欲所溶解着。人们疯狂筑建着壁垒,意欲尽快塑造自己的私人空间,抑或可言为封闭世界。人们暗自窃喜,享受着主宰的淫乐,殊不知这早已使人与人之间隔着那厚障壁了。

  骨感的现实,似乎能将人吞没,遵守于世间秩序的人们,向“复杂”妥协,对“龌龊”微笑,甚至倚仗俗恶以扩充地盘,贪婪之心,也正吞噬着无数个滥为渣滓的心灵。

  而自己,又何尝不在建构着同自然、同生活的层层壁垒,在无奈地向世俗妥协,麻木着。

  法国诗人阿兰说:“对于忧郁者,我只有一句话,向远处看。如果眼睛自由了,头脑便是自由的。”在路上,似乎能唤醒麻木的于障壁之中沉睡的灵魂。“渴望颤栗”正是王开岭对远行的态度。妖冶后的城市霓虹向后窜去,影影幢幢的温和灯光闪过,那是村寨的标识,是心头陌生而又熟悉一缕微光。

  列车奔赴远方,车窗外仿佛换了季节,那属于郊外的夜景,稀疏的蓬草,颗粒扬起的戈壁黄沙。远处黛青的山郭,不断敲击着心头的厚障壁,似乎在唤醒心头与生俱来,又几近丧失的血性,刚性、野性创造力就源自野性。这般触动,是豁然开朗又猛然一震的刹那间的颤栗,神秘而又极具吸引力。理想、唯美、诗性,突如其来的亮光射入心扉,触动心灵。

  或许不只是远行所带来的颤栗,但这般爬满心墙的温情与澄澈,刹那间与我邂逅于这生命旅途间,我感到了雪的融化,心的欢愉和春天的临近。从浮躁又闭塞的当下,体验一回童真又静谧的生命。

  永嘉中学2018级高三(3)班胡思凯

  指导老师 陈海光

(作者: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