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新闻中心   ->   其他新闻   ->   温州新闻   ->  正文
一项技术改变她们命运 这对失散35年的母女这样找到

发布时间:2019-04-16 14:10:07 编辑:高晓龙 字体:
核心提示:这几天,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技术人员吴淑珍一直很兴奋,因为,她通过该中心刚刚升级的DNA寻亲库,为一对差点擦肩而过的母女确认了亲子关系。

  温州网讯一项技术改变一对母女命运!这几天,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技术人员吴淑珍一直很兴奋,因为,她通过该中心刚刚升级的DNA寻亲库,为一对差点擦肩而过的母女确认了亲子关系。

  母亲金雪萍

   苦苦寻找女儿几十年

  金雪萍是永嘉人,1983年农历正月的时候生下第五个孩子,在生这个孩子之前,她已经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

  生下这个女儿后,金雪萍一直生病。据她说,在月子里,根本吃不下东西,病得连碗都端不住。隔壁邻居建议她将这个女儿送走,说不送走这个女儿,母女俩都会没命。听了邻居的话,在养了这个女儿三个多月后,金雪萍决定将她送人。考虑到温州市区生活条件好一些,她将女儿抱到鹿城区五马街一带,希望女儿能被生活条件好的爱心人士收养。当时,她将女儿放在新华书店附近一饮食摊边。在慌里慌张把孩子放下后就躲一边了,她悄悄看着有人抱走孩子才放心离开。

  经过几个月调理,金雪萍的身体慢慢康复。身体好转后,她便开始寻找女儿,每次跑到遗弃女儿地点,找那个摊位的摊主打听抱走女儿的是哪户人家。有时虽然肚子不饿,她也特地点碗面或叫点别的,为的是好搭话打听女儿信息。就这样打听了很久,次数多了,摊主也被烦了,随便回复她,一会儿说转手送到北京了,一会儿说领养孩子的家庭有两个儿子,对女儿都很好,但就是没有确切的消息。

  直到2018年,一次很偶然的机会,金雪萍的一位邻居,和她聊起温州松台寻亲团开展公益寻亲活动,她来到松台寻亲团参加活动,在公益人士牵线下,于去年4月16日,将自己的DNA信息入驻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这次确认和蔡某某的亲子关系后,她非常开心,希望早日和女儿见面,并把这一消息和松台寻亲团的公益人士做了分享。

  女儿蔡某某

   从小就知道自己被领养

  她说,自己也不记恨亲生父母,4月11日,她与金雪萍及其第三个女儿微信语音通了话,她说自己还需要平复一下情绪,还需要适应一下,再决定下一步相认事宜,在绍兴的她最近比较忙,一下子还赶不回来。她说认亲以后,要谢谢牵线的潘长信夫妇。

  蔡某某在接受采访时说,从小到大,自己在不同的领养人家庭长大,大部分家庭对她都蛮好。但从她的叙述中,从一些在她记忆中留下来的片段来看,不断被抛弃的经历还是给她带来不少困扰。

  蔡某某告诉记者,自己从记事起,就被放在永嘉一位爷爷奶奶家养,爷爷奶奶对她很好,这户人家有2个儿子,不知为什么,大儿子的媳妇一定要爷爷奶奶送走她,才愿意结婚。无奈爷爷奶奶将她送回了五马街的一户阿姨家,这也是第一个收养她的家庭。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五马街这户阿姨家花钱托自己的远房亲戚,也就是永嘉这对爷爷奶奶带她。大概五六岁的样子,蔡某某被送回市区五马街。一直到9岁或者10岁左右,蔡某某的户口都没有上,没有户口也就没有办法上学,每天在外晃荡。有一天,她出去玩,天很黑了,不敢回家,后来她躲在家的后门边,看着养父母在找她,然后说了一句“找不到就算了”,听了这句话她更不敢回家了,那一夜,她蹲在后门、靠着墙壁睡着了。第二天,她在街上碰到了第一户收养家庭的女主人的姐姐,对方在瓯海茶山开面馆,说一起帮助洗碗,问她去不去?在得到养母同意后,她去了瓯海茶山。没多久,龙湾有一班人经过茶山,看到她小小年纪不读书在洗碗,和第一个养母的姐姐商量,问能否带她走,让她读书。

  就这样,她来到了龙湾,在现在的婶婶(太爷爷的小孙媳妇)家住下。当时她虽然没有户口,由于太爷爷跟当地的校长关系甚好,10岁那年,她上了小学一年级,婶婶对她的学习和生活也照顾得很好。可是有一天,这位婶婶突然问自己的儿子,要不要她这个姐姐,她儿子回答“不要”。也许是借口,也许是她儿子真的不喜欢她这位姐姐,就这样,她被送到了太爷爷的大孙媳家。

  太爷爷的大孙媳妇家本来有一儿一女,所以又把她送到大孙媳妇的一位朋友家。这户人家家里有两个儿子,只记得她家两个儿子老欺负她。有一次,他们的妈妈在洗碗,她坐在楼梯上,那两个儿子在她背后扭她掐她,她就在那里哭。他们的妈妈就训他们不要欺负妹妹,他们说没有,他们的妈妈就问她是不是不愿呆她家,她点了点头,接着又被送回了太爷爷的大孙媳妇家!然后这位大孙媳妇给她找了另外一户朋友家。这户人家也有2个儿子,爸爸和儿子对她超好,可是这户人家的妈妈不喜欢她。有一天晚上睡觉做梦,她拍了这户人家小儿子一巴掌,拍了以后她自己也吓醒了,又不敢解释,只好假装睡觉,这个时候,这户人家的妈妈过来,直接给了她一巴掌。从此便以离婚相威胁,逼迫这户人家的叔叔送走她。一天,这位叔叔给她煮了一碗面,说吃了以后送她走。

  她被这位叔叔送回了太爷爷的大孙媳妇家。那时,她上小学二年级上册。此时,太爷爷的大孙媳妇通过朋友介绍,将她送到了台州大麦屿,说是她找到了自己的亲妈妈。就这样,小学二年级第二学期,她便在台州读了。其间,1998年左右,她的户口落在了龙湾,也就是太爷爷的大孙媳妇家,作为这家女儿的双胞胎的身份落了户,从此她随了这户人家的蔡姓。

  到了台州以后,读到初二,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辍学了。2007年,各种结缘认了个干妈,然后被送到了金华就读高中,在那里遇到了一生的挚爱,结婚生子,然后通过各种渠道寻找自己的父母。她问过第一户领养家庭有关自己的身世,但得到的信息有很大出入,出生年月和遗弃地点各有三个版本,因为记得小时候在永嘉的爷爷奶奶家生活过,因此她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这户人家的孩子,是被这户人家送出去的。在永嘉寻亲过程中,还和同样寻找女儿的永嘉人潘长信夫妇结缘,并于2016年3月17日在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过亲子鉴定。

  蔡某某说,每个领养人家庭对她的好,点点滴滴都记在心里,虽然也有不如意的地方,但她还是感恩在心,因为有了这些领养家庭的接力,才使她在跌跌撞撞中顺利长大。

  鉴定人员吴淑珍

   这是一对有缘的母女

  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7年4月建立DNA寻亲库并于今年4月进行升级(本报曾作报道),今年4月8日,该中心技术人员吴淑珍发现蔡某某和金雪萍的DNA信息疑似存在亲子关系,但是,两者有一个基因座存在突变,需要增加检测其他基因座,而蔡某某当年送检的毛发已经耗光。另外,当时蔡某某是托潘长信夫妇带毛发来鉴定的,因此该中心并没有蔡某某联系方式,而联系了潘长信后,他也因为与蔡某某确定非亲子关系后失去了联系。

  记者了解到这一信息后,积极联系潘长信,建议他通过其他渠道代为打听蔡某某联系方式,4月9日,顺利联系到蔡某某,当天,蔡某某就将毛发寄出来,4月10日,吴淑珍连夜加班检测,最终让这对在同一寻亲库近一年而不相识的母女找到彼此。

  吴淑珍告诉记者,他们建立DNA寻亲库时,将在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过DNA检测的部分寻亲样本引入了该寻亲库。她说,之前,寻亲者前来比对DNA信息,都是独立个案,如果没有比对成功,他们的信息也就弃置不用了,客观上形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建立寻亲DNA数据库后,不仅从法医物证的角度通过实验检测获得寻亲者的有效DNA信息,还从数据处理的角度在这些原本属于离散状态、数量庞大的数据信息之间建立联系,使之成为一个有机结合的整体。这些寻亲者一次检测,在数据库中可以不断地、持续地跟其他人(包括后来者)进行比对,极大地节约了他们的寻亲成本。现在该DNA寻亲库升级后,亲属之间即使存在基因突变,也能精准地被捕捉到,蔡某某和金雪萍就是这一技术的首位受益者,她们俩是真的有缘!因此吴淑珍建议寻亲者,应该将自己的DNA信息入驻到寻亲库里,科学寻亲更加高效经济,目前他们的寻亲库里已经有850个个体,入驻的DNA信息越多,找到亲人的概率越高。

  来源:温州晚报

  记者:陈彩霞

(作者: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