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生活资讯   ->   健康育儿   ->  正文
宝宝,妈妈知道你想爸爸了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8-09-25 09:41:56 作者: 字体:

  徐锦东一家

  徐锦东在办案现场

  李迪

  “宝宝,你站在门口,朝着外面不停地喊爸爸、爸爸。妈妈知道你是想爸爸了。你已经三天没有见到爸爸了。你小小的脑瓜儿是不是在想,我的爸爸为什么总不回家?其实,爸爸在你睡着的时候回来了,还偷偷地亲了你好久。只是在你醒来之前,爸爸又去工作了。今天恐怕你要失望了,因为爸爸打电话说,晚上又得加班抓坏蛋……”

  这是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莲花派出所民警徐锦东的妻子朱海珊,写给儿子多多的一封信。

  朱海珊是一位警察的妻子,又是一所中学的校长。我见到了朱海珊——美丽,端庄,温文尔雅,说话声音柔弱。

  我们的谈话,就从这封信说起——

  中学里的“小”学生

  很奇特的是,一节课45分钟,一到点儿他就自然醒了。我妈就说,这就是老师的孩子。

  多多只有三岁。我是搞教育的,我很清楚,特别是男孩子的培养很需要父亲在身边。

  我给他写了这封信,我给他念,就是通过我的口吻,告诉孩子爸爸去哪儿了,爸爸在做什么,告诉他爸爸是爱你的,你要理解,爸爸还有更重要的责任。

  我没有把多多当成孩子,就当他是我的学生,我觉得他能听得懂。

  对于锦东来说,也是我给他最大的帮助。

  锦东是干刑警工作的。光是“刑警”两个字,你就知道他有多忙。可是他从没说过自己忙,也从没叫过累。再苦再累再危险,他都没说一个不字。也有人劝他,说你这么辛苦,不行就换个工作。他说他舍不得这身警服!

  作为警嫂,我愿意去理解他,帮助他把这个家管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这些说起来很简单,也很平淡,但做下来的确不容易。

  我们家离我上班的学校有七八公里的路。我每天都是带着孩子上下班,真挺难的。

  我除了当校长,还教英语。所以我要起早,七点二十要到学校。我五点多就要起来,梳洗一番,大概六点左右开始叫孩子。他起不来,被我拎起来。特别是冬天,天都是黑的,被窝又暖和,他肯定不愿意起来。要是硬把他拎起来,他肯定要哭。这样,他一整天都不会快乐。

  我希望孩子能快乐一点儿,所以每天早上我一起来就放音乐、讲故事,慢慢地让他醒来,让他高高兴兴地跟我一起走。再冷的天,我也要出一身大汗。

  七点,幼儿园还没开门,孩子只能先跟我去学校。我们坐公共汽车去,车上有点儿挤。看我带孩子,就有别人让位子给他。

  我记得,第一次他不懂,别人让位子,他非说他要坐一个位子,妈妈也要坐一个位子,就在那里闹。我跟他在车上也讲不通,别人看小孩子哭得可怜,也给我让座。

  司机觉得我不太对,就当众说,这个妈妈不能这样子,为什么要别人给你让位子?我当时很尴尬。但是,孩子听明白了,他就不哭了。到了第二天,车上还是很挤,又有人给他让位子,他主动跟我说,妈妈我们俩坐一个位子吧。他一下子就懂事了!

  来到学校,他没地方去,就跟我去教室检查学生们的早读,一层楼一层楼地走,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进,像个小跟屁虫。时间久了,他也会了,学着我走进教室,对学生们说你们在干吗,你们在讲话吗?

  他在幼儿园学了唐诗,他会背了要求别人也会。他站在教室门口,哥哥姐姐们要出教室,他就伸手拦住,让人家背唐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背得上的,他就让出去,不然的话就不能出去,他要教人家背,很好玩。

  全校师生现在都认识他了,都知道这个小尾巴是校长的孩子。他跟着我检查完早读后,还没有到上幼儿园的时间,继续跟着我看学生们出操。我看出操,他可闲不住,跟在大哥哥、大姐姐后面比手划脚做广播体操。

  做完操以后,时间差不多了,我就送他去幼儿园。他刚入幼儿园的时候,老哭,黏我,舍不得跟我分开。

  有一天,他说,妈妈你让爸爸送我吧。

  我说,为什么让爸爸送你?

  他说,爸爸送我,我不哭。

  他们老师就开玩笑说,谁不亲谁送,他就不会哭。

  当初,多多还没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天天跟着我。我要上课,他跟着我进教室。我跟他讲规矩,我说你自己在这里画画,妈妈给哥哥姐姐们上课。

  我就在讲台边上,给他摆个小桌子,拿个小板凳。他就在那里画画。我教我的英语,他画他的画。一节课就这样过去了,他乖极了,知道不能吵妈妈。

  有时候他画着画着睡着了。很奇特的是,一节课45分钟,一到点儿他就自然醒了。我妈就说,这就是老师的孩子。

  现在,他虽然上了幼儿园,可是幼儿园比学校放学早。学校里很多会都会放到五点到六点钟这个时间开,不影响教学。幼儿园四点半就放学了,他就来学校找我。

  有时候,他会跟年轻的体育老师去操场上玩。更多的时候,他要黏着我。我就跟他约法三章,吓唬他,说妈妈要开会,你可以坐在会议室后面,但是你不能吵,不能影响妈妈开会。他就跟我一起开会。我们开得很认真,他也跟着瞎听。好多会一开就结束不了,说好五点半的会,一拖就拖到六点半。只有散了会,他才能跟我回家。

  扎在头上的针

  扎的时候孩子很疼,又哭又挣扎,我跟阿姨两个人都按不住。护士一个劲儿埋怨,说孩子的爸爸呢?

  锦东知道我带孩子上学很辛苦,他只要是凌晨三点以前能结束工作,就一定回家,第二天七点开车送我和孩子上学校。

  我知道他早上八点半要开早班会,真的太累了。我就跟他说,你就别管我们了,安心在单位睡,这样还能好好休息。

  但是,他有做爸爸的责任,所以凌晨三点以前能结束工作,他就一定会回家。哪怕他再晚回来,我都会爬起来,问他饿不饿,给他整点儿吃的。

  他们干刑警的,往往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还要搞案件、抓人,要么就是节假日。抓完人,要审,审完要结案,还得把人送到看守所。这一套我全都知道。

  我说你这么勤勤恳恳,怨你都没法儿怨,还得在孩子面前乐呵呵的。

  锦东的父母是老干部,住得离我们很远。他妈妈想他了,就过来跟我们住一段。

  有一回,他妈妈过来了,住了一个星期,跟她儿子连一次面都没碰上,更别说一起吃饭了。他妈妈就回去跟老爷子说,我在他们那边儿住了一个星期,锦东一天晚饭都没回来吃。他回来的时候我都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走了,我连个面儿都没见着。

  老爷子一听就毛了,说锦东你是怎么回事,你妈说你连妈都没叫几句,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我就劝老爷子,说你儿子孝顺着呢,就是太忙了,没时间回家。其实他可愿意回家呢,放心,我们俩好着呢,他是个好老公,也是个好爸爸!

  听我这样说,老爷子气儿才顺了。

  李老师,你问我为什么多多这么小?其实,我们俩结婚很早,2005年就结婚了。那时候我24岁,我俩一眼就成了。我们一直没要孩子,主要是因为他工作太忙了。我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他这个人责任心又特别强,我们都觉得没有信心把孩子带好。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十年,又觉得想要一个孩子。生下多多的时候,我已经34岁了。多多是个小天使,长得很像锦东。为了照顾好他,我们请了一个阿姨,这个阿姨挺好的。

  2015年12月31日,我们学校搞迎新晚会,阿姨带着孩子在家,锦东出去执勤了——节假日不属于他。

  没想到这天晚上,多多生病了,发烧。我从学校回到家时都十点多了,当时多多的情况还好,在床上睡着。结果到了两点多,他就哭闹,开始拉肚子,拉了血。他才一岁多点儿,我当时真吓坏了,赶紧收拾一下,跟阿姨带他去医院。

  那天好冷,我叫个网约车,司机很好,一看孩子生病了,就赶紧往医院开。

  深圳的社会治安特别好,大半夜的我们什么也不怕。这就是包括锦东在内的警察们的功劳,就像那句话说的,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一到医院,医生就不让走了,说是痢疾,要住院,打点滴。当时没床位,医生说明天办住院,先把点滴打上。

  这是多多第一次打点滴。手上扎了几次都扎不进去,孩子太小了,最后是扎头!我相信很多妈妈都有这样的经历,眼看着针往孩子的头上扎,心里疼得直哆嗦。

  扎的时候孩子很疼,又哭又挣扎,我跟阿姨两个人都按不住。护士一个劲儿埋怨,说孩子的爸爸呢?他爸爸怎么没来?怎么回事儿?当时,我的眼泪哗地流下来了,忍都忍不住。

  应该说我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我都没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哭过。

  但是,那天晚上我哭了。当着那么多人。

  到现在我还记得,我的眼泪不是流下来的,是大坨大坨掉下来的!

  我说有多少罪,让我来受吧,孩子太小了!

  在我的泪水和孩子的哭闹声中,针总算扎进去了。

  点滴打上了,孩子慢慢地消停下来,睡了。

  锦东下班后,换了衣服就赶到医院来,这时候已经快五点了。他着急地问多多怎么样?我说没事儿,就是有点儿拉肚子。我不愿意跟他多说,不愿意让他着急,有什么难处就让我自己担着吧,他已经够累了,几乎一夜没有合眼。我说这儿有我和阿姨,你快回去休息吧!

  锦东当然不会走,就在那儿,一会儿看看孩子,一会儿看看我,人好像傻了一样。我知道那是累的。

  不能讲细节,一讲细节我就受不了。

  我觉得,可能每一个警察家庭都是这样的。

  不在家是正常的

  我问多多:宝宝你有什么愿望?他说,我要爸爸经常在家陪我。

  上个星期四,幼儿园里上了一节兴趣课,拼积木。要求家长去听课。我刚好有时间就去了。

  那一节课的主题是讲“年兽”——年兽是一个大肚子的怪兽,但它是一个好怪兽,你只要把愿望告诉它,它就能帮助你去实现。老师对小朋友们说,你要让妈妈问你的愿望是什么。别的孩子这个说我要玩具,那个说我要去旅行。

  我就问多多,宝宝你有什么愿望?

  他说,我要爸爸妈妈经常在家陪我。

  听他这样一说,我当时眼泪就出来了。

  我说过我是一个不爱哭的人,可是现在想想,每一次哭都是为了孩子。

  谁让我是他的妈妈呢?

  谁让他的爸爸是警察呢?

  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在爸爸妈妈共同的关爱中生活,当然对于我们这个警察家庭来说很不容易。现在有人说像我们这样父亲缺位的家庭叫假性单亲家庭,尽管我不愿意承认,但其实就是这种状态。

  我努力跟孩子讲他的爸爸,讲他爸爸对他的爱,不让孩子觉得他是在没有爸爸的环境中生活。我的努力有成效,现在多多一提起爸爸的职业就很自豪,说我爸爸是警察。人家问他你爸爸去哪儿了?他就说去上班了,去抓坏人了!

  我的几个特别好的闺蜜,有时候会在微信里聊各自的老公,会讲今天要跟老公去哪里,明天要跟老公吃什么。她们问我,你老公怎么样?我说我老公不在家。她们说你老公怎么老不在家?我说他不在家是很正常的。

  她们就七嘴八舌起哄,不理解为什么我会说老公不在家是正常的,如果她们家老公要是哪一天没回家的话,就是大事了,哪怕是因为工作或者出差了,她们就会唠叨,说老公又没回来,又是一个人睡。

  我就说我都习惯了,从结婚到现在,有一大半时间他都不在家睡。

  一个烟头

  我们近在咫尺却不能见面;我们的交流主要靠每天打个电话。

  今年放暑假,我不小心摔着了,尾椎摔断了,还好没什么大事,自己还能动。但是医生建议平躺着。我就把孩子送到他爷爷奶奶家,怕他黏我。

  这天,就我一个人在家,还要换药。锦东说,你放心等着,我今天晚上肯定回家给你换药,哪怕再晚我也要回来。我说好。

  晚上,我就躺在客厅沙发上等他,等着等着,睡着了。

  半夜,我醒来一看,都三点多了,他还没回来。我想他今天可能太忙不回来了,就挣扎着起来去洗手间。

  我进了洗手间,打开灯,突然发现马桶里有个烟头!

  我吓了一跳!

  锦东是抽烟的,但他从来不在家里抽,怕我和孩子吸二手烟。

  这是怎么回事?

  家里为什么会有个烟头?

  我紧张起来了,第一反应是家里进人了!

  他干刑警,带得我警惕性也很高。

  我想,也许这个人现在还在家里!不是贼就是杀人犯!

  我吓得连电话也不敢打,立马用手机给他发了一个短信,说你回家了吗?他回信说他回来了,看我睡着了不忍心叫醒我,所里还有事他又回去了。我问,你在家抽烟了吗?他说,没有。

  他这样一说,我就更害怕了,断定家里肯定进来了坏人。

  我跟他发信息说,家里进坏人了,我准备把手机和钱包拿着,先出去躲躲。

  他说,你怎么知道家里进了坏人?

  我说,马桶里有个烟头!

  想不到他竟然说,烟头没冲走吗?

  他这话让我蒙圈了,你说什么呢?

  他说,对不起,我怕你说我,烟是我抽的。今天这个案子有点儿难破,我忍不住在家也抽了。

  我说,好啊,看你把我吓的!搓衣板我先准备好了,等你回来再说!

  哈哈!李老师,我说是这样说,你想我怎么会让他跪搓衣板呢?

  其实,我内心的潜台词是,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叫醒我?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

  是的,我一直在等他。

  我们近在咫尺却不能见面。

  我们的交流主要靠每天打个电话。

  有时候,我会刻意熬夜等着他回来,就想跟他在一起,给他泡壶茶,跟他说说话。看到他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两眼熬得通红,我早就忘了要跟他说什么,急忙给他倒上茶。

  两个人互相看着,没有话,知道人在身边就挺好。

  我觉得幸福就是这样子。

  征稿启事:

  本版诚征优秀原创纪实文学作品,要求不超过10000字,并附图片2—5张。来稿请发送电子版至bjdbgwx@126.com或邮寄至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副刊部,邮编100734。请在信封上注明“纪实文学”字样。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