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新闻中心   ->   永嘉新闻   ->   社会热度   ->   民家热线   ->  正文
潜逃出境17年 他终于接受劝投自首

出于人化性考虑,我县警方在将他带离机场的那一刻,安排了一场短暂的家人团聚,泪水和拥抱代替了所有的悔恨与思念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3-12 22:40:52 作者: 字体:
核心提示:17年前,才刚刚为人父的他因为一次纠纷而大打出手,随后为了逃避法律制裁潜逃至意大利。原本以为躲避一时就没事的他,却不曾想警方一直未放弃对他的追查和劝投。随着儿子渐渐长大成人却为曾谋面,父母渐渐老去以及妻子的长年思念与牵挂让他最终放弃逃亡的生涯

  17年前,才刚刚为人父的他因为一次纠纷而大打出手,随后为了逃避法律制裁潜逃至意大利。原本以为躲避一时就没事的他,却不曾想警方一直未放弃对他的追查和劝投。随着儿子渐渐长大成人却为曾谋面,父母渐渐老去以及妻子的长年思念与牵挂让他最终放弃逃亡的生涯,听从了警方的安排顺利回国。警方为照顾其年迈父母的情绪,在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安排了家属在机场的短暂相聚,而为了这一聚,他们整整等了17年,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无尽的泪水……

  面对纠纷 年轻冲动,致人轻微伤后逃跑出境

  “回来自首,反而心宽了,还是家里好。”3月10日10时15分,经过27小时的周转,蒋某终于在我县警方的帮助下回到了阔别17年的家乡,尽管是回来投案自首,但他终于结束了17年不见天日、提心吊胆的黑暗生活。

  17年前,刚过30岁的蒋某因为一起和邻里的土地纠纷,一时冲动而动手打人,在造成他人轻微伤之后,刚刚才有了儿子的他没有多想就跟着别人偷渡潜逃至意大利。

  识字不多的他到了国外,一切都过得不如意。没有户口、不懂语言,每天除了暗地里打工根本没有办法从事其他工作,而他不同于其他偷渡人员的是,他还要隐姓埋名怕被人发现自己是一名逃犯,就这样他一过就是17年。

  儿子成人 父母年迈,鼓起勇气接受劝投自首

  尽管事情已过17年,但我县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蒋某以及家属劝蒋某自首的工作。今年2月20日,民警再次和蒋某家属联系时,家属的一句“他说很想家了”让一直未曾放弃劝投的民警有了信心,在家人的协助下,民警获得了蒋某的微信。就这样,民警与几千里之外的蒋某开始了联络。

  民警真诚与他讲述家人的近况和近几年国内的发展,以及他那未曾谋面的儿子和年迈父母的心态。在农村,感情的表达一向含蓄,年迈的父母尽管不想儿子坐牢,但相比一直在外无法见面的这17年,8旬的老母亲只会在深夜想儿子的时候偷偷抹泪,而父亲则和民警说:“谁不想儿子在身边,再老的长辈也会担心自己的儿子”。

  民警的一一讲述,彻底说动了蒋某。“这就是我工作的地方,我就在这里打工。”蒋某开始和民警讲述自己在国外17年的生活经历。

  “17年来,我洗过碗,当过搬运工,最好的生活应该就是在地下打工。和我一起偷渡过来的大部分人都已经有了意大利的居留证,都是华侨了,别说有多少钱,最起码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国外工作和生活。而我,来意大利17年,就是因为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怕被抓,所以至今还没有户口……”

  也许是太久没有将自己真实的身份坦露给别人,蒋某开始毫不忌讳的讲述。“我都不知道我儿子认不认识我,我爸妈也80多岁了,挺怕看不到他们最后一眼,我老婆一个人帮我撑起整个家,真的太不容易。”

  在任何时刻,唯有亲情才是最值得人挂念。随后,蒋某写了一封要求自首的信件给民警,并讲述了自己回国自首因为没有身份而遇到的困难,希望警方能够予以协助。

  这一封信,为民警17年的劝投工作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民警也立刻与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衔接。终于,蒋某顺利购买到了3月9日罗马飞回国内的机票。

  阔别17年 再次相见,一切化作止不住的泪水

  民警和家属虽都已知道蒋某回国,但因蒋某是自首,一下飞机,警方必须马上带离并采取强制措施。

  考虑到蒋某的情况,我县警方以人性化的角度考虑,便安排家属在机场与被警方带离前的蒋某短暂见面。而警方一个小细节的考虑,更是让原本就后悔的蒋某开始感激。

  3月10日,虽然蒋某的飞机10点15分才到达,但蒋某年过8旬的父母和妻子却早早就跟着警方在机场外等候。“我是个农民,现在80多岁了,这是我第一次来机场……”还未说完,蒋某的母亲开始不断抹泪,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这是17年未见面。

  为了照顾年迈父母的情绪,警方在带离蒋某出机场的那一刻,将蒋某的手铐拿了下来,陪同蒋某第一时间与家人团聚,尽管只有短短的10来分钟时间。

  “他父母老了,17年没见到自己的儿子,我们不想因为他带着手铐而无法拥抱,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我们就人性化考虑了。”民警很感性地说。

  “爸妈,我回来了,我自首。”这是蒋某与家人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一家人说的唯一的一句话,父母、妻子就这样近在眼前,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家人的手终于可以握在了一起。

  随即,蒋某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并带离,但蒋某说:“我从未这么踏实过,做错事就要接受法律制裁,接下来我会好好改过,出来之后好好赚钱,一切都不及一家人在一起。”特约记者 陈笑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