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新闻热线:0577-82972222|投稿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文化楠溪   ->   楠溪人物   ->  正文
“二十六个只捣臼画岩上”更非玩笑话——开岩匠徐定焰访谈录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8-05 00:45:52 作者: 字体:

  徐定焰,今年83岁,枫林镇汤岙村人。那一天,徐定焰坐在汤岙村长潭边的那棵樟树下,一同坐着一溜老人,这里也是汤岙村的一处公众休闲地。大多是老人相聚、聊些家长里短。徐定焰很少说起自己开岩的经历,因为开岩活硬冷无趣。徐岩焰头发全白,身材矮胖,给人不灵便的感觉,但他四肢粗壮有力,身板也坚实。据说,他是汤岙村第一大力士,年轻时曾端着重达300斤的“千斤石”,在一座大屋的上间轻松走上一圈,脸不变色气不喘。徐定焰好酒,有一次,他直接举着十斤装的塑料壶“咕辘咕辘”牛饮,令目击者大为吃惊。

  徐定焰口述:

  我开岩没有从师,当初到永嘉县矿业公司上班后,公司头头见我力大如牛胆识过人,就试探着问:你去开岩放炮如何?于是我便开始了开岩匠生涯。我与助手一起无师自通,一起凿炮洞,装黑色炸药,按雷管,放置药捻子,然后点火放炮。我凿洞放炮都是全流程参与。不知什么原因,后来矿业公司“大换血”,把我给换下来。回家后我又当农民,却也带回一身的开岩手艺。在我之前,村里也有开岩匠,但技艺较为原始:小岩就直接用钢凿凿开,破大石头则用猛火烤岩,将岩加热到一定的温度,对着岩石泼冷水,岩石砰然迸裂。这种开岩技艺现在早已失传了。我的开岩新工艺一上阵,马上便成为当地有名的开岩老司。

  岩头至西渠公路建造,鹤盛港两岸多悬崖,多段公路要在悬崖上穿过,开岩放炮成为关键点。我当时带上徒弟兼助手到工地现场,大显身手的机会来了,我们在悬崖顶端拴绳子,悬空吊下身子,寻到合适的位置后,两人配合,一人持锤一人推钎,叮铛叮铛,还吼着号子,从早晨日出到太阳西斜……当时凿洞放炮开岩还是稀罕事,对岸每天都有一群看稀奇的,仿佛在看杂技表演呢。一条西渠公路凿通,我们的名气也在楠溪流域传扬开去了,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在公路工程开岩,选水库建防洪堤等等,施工单位也都慕名来请我们。

  开岩活简单重复,没有有趣的故事,但开岩活风险极大,危机四伏,悬空身体凿炮洞有大风险,绳子荡来荡去在崖壁上磨损,一旦断裂便有生命危险。开岩最危险的活还是排除哑炮。几乎在所有的工地开岩现场,点火放炮都由我来实施,因此排除哑炮也由我来完成。在41省线江潭段施工时,有一天,我负责点火的三十眼炮竟然有三眼成为哑炮,时间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按规定要去排除。我按图索骥,排除了第一眼哑炮,原来是导火索故障,也顺利排除了第二眼哑炮,原因是废雷管,当我准备靠近第三眼哑炮时,意外发生了,只看到一丝火光,紧接着是一团的烟,然后听到一声巨响……当我醒来时,只感到浑身酸麻,睁开眼才知道自己身处地距“哑炮”足足有20米远的地方。原来,第三眼“哑炮”是假哑炮,可有是导火索出问题,索内火药脱节,索皮慢慢暗燃,因此,半小时后才点燃雷管,爆炸产生巨大的冲击波将我推出20米远。这真是大难不死啊!此后,我若排除哑炮就多了一个心眼,避开了同样的遭遇。

  开岩老司发现了一个好岩仓是最惬意的事,发现了一个好岩仓,意味着掏到一笔丰厚的财富。我在汤岙后半山开凿一个只露出体积不足两立方米的石头时,竟然开出一个“麦麸岩”富矿,贮量足有一千立方米。这种岩石在当地属于品质优良的岩石,宜制家具。汤岙开出“麦麸岩”的消息风一般传出去,周边村落的农民订做捣臼的纷至沓来,我一次就接到26个只捣臼的业务。看来, “十八只捣臼画岩上”不是一句笑话,我就经历过,按石脉走向,我确定了26个只捣臼的位置,客户便认真地记下这些位置。这些捣臼后来就安放在周边村落的屋房上间门头,至今还在,虽然大多弃用,我偶然经过那里看到,内心一阵温暖。这些东西的寿命比人要长多了。

  枫林大宗翻建时,中堂要矗六根石柱,我接下这项业务,就请了四位开岩匠一起打磨凿梁孔,当石柱矗起来时,现场一片赞誉声。我最得意的开岩作品便是这六根石柱,枫林徐氏煌煌大族,最神圣的大宗祠里最能留世的石柱出自我手,我也没有亏对自己的手艺了。

  我常常坐在在长潭边的樟树下聊天。我每天还喝酒,不过一顿只有半斤的量。你们采访我,问开岩的事,真的没什么好说。开岩没趣,硬冷。记者 徐贤林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